<video id="w7vet"><ins id="w7vet"><ol id="w7vet"></ol></ins></video>
    <video id="w7vet"></video>
    1. <video id="w7vet"><input id="w7vet"></input></video>
    2. <video id="w7vet"><ins id="w7vet"></ins></video>
    3. <video id="w7vet"><input id="w7vet"></input></video>
    4. <video id="w7vet"></video>
    5. <video id="w7vet"><ins id="w7vet"></ins></video>
          <video id="w7vet"></video>
        <wbr id="w7vet"><ins id="w7vet"></ins></wbr>
        海東日報首頁

        三星堆文明到底從何而來

        2021-04-13 11:36:00 來源:海東日報社 點擊:
        三星堆博物館中展出的金面青銅人頭像

        三星堆遺址中出土的青銅人面像
        □李思達

        四川廣漢有一個地方,一經出世便引起世界矚目,這就是古蜀文明的標志——三星堆。從20世紀20年代末三星堆遺址開始被世人知曉以來,已歷經近100年的考古勘探與發掘。

        最近,三星堆新發現的6個坑正在開展前期考古發掘,考古人員預判,這次出土的文物將媲美30多年前的1、2號坑,還將有此前不曾出現過的器物。專家預測,此次將是三星堆祭祀區的一次重要發掘。

        那么,三星堆文明從何而來?其中又出土了哪些文物寶藏?今天,我們就一同來揭開三星堆的神秘面紗。

        推開古文明寶藏之門

        對中國考古工作者來說,1986年絕對是一個成果豐碩的考古大年。這年7月18日,廣漢三星堆當地的磚廠工人在取土做磚坯時,無意間打開了一座古文明寶藏的大門。

        以此為契機,考古工作者連續發現了兩個古蜀人的祭祀坑,在這座寶藏中發掘出許多世所罕見的青銅器、玉石器、金器。特別是其中的青銅雕像,不僅數量眾多,而且姿態各異,形體巨大,帶有濃厚地方色彩。出土真人大小的青銅人和人頭雕像,都是全國——甚至是希臘、埃及等地區之外首次發現,而金杖、黃金面罩這些傳統上被認為是西方獨有的文物,也在這次發掘中出土,刷新了人們的認知。這次考古的發現,正如時任四川大學博物館館長的童恩正教授所說:“這簡直是一個世界奇跡!”

        然而,這次發現的意義還不僅限于此。更重要的是,通過對這批三星堆出土文物的研究分析,文物考古工作者終于能夠確認,早在4000多年以前,在四川就已經有一個高度發達的蜀文化存在,其文化內涵“既不同于以鼎、鬲、鬻等三足炊具為特征的中原文化,也不同于以彩陶文化為主的西北文化。‘蜀文化’的先民們在這片沃土上過著定居的農業生活……至遲在商代已有高度發達的青銅文化,并進入階級社會。這組遺址群很可能是具有國家雛形的古代蜀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或許與傳說中早期蜀王魚鳧、杜宇的都邑有關。”

        神奇的青銅人面像

        三星堆出土之后,給世人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些形狀奇特,樣式兼具狂放夸張和細膩寫實的青銅雕像。在這兩個祭祀坑中,考古工作者共發掘出土了500余件青銅器,除了常見的青銅尊、罍等器物之外,還有大量的青銅人像、人面像、獸面像和青銅人頭像,這些是迄今為止我國發現的數量最多,形體最大的青銅雕像群,也在其他遺跡中從未見過,是具有鮮明當地色彩的青銅器。

        在所有的青銅雕像中,最吸引人們眼球的自然就是縱目人面像。這三尊青銅人面像耳朵向兩邊展開,宛如正在飛翔中的鳥翅,而且眼珠就像螃蟹眼睛一樣,呈圓柱狀突出眼眶。這三件縱目人面像中,最大的通高66厘米,寬138厘米,突出的眼柱直徑13.5厘米,長16.5厘米;另外一件雖然寬度略?。?7.4厘米),突出的眼柱也略短(9厘米),但在鼻梁上方聳立著一根高達68.1厘米的裝飾物,加上這個氣勢十足的似卷云又似夔龍的裝飾物后,整個人面像就高達82.5厘米,讓人不得不佩服古蜀國工匠的想象力和冶煉能力。

        由于這三尊縱目人面像樣式太過怪異,所以一經面世就惹來極大轟動,世人紛紛猜測這古蜀人到底是如何構想出這種奇異的造型,有些想象力豐富的人甚至開始猜測,莫不是古蜀人有過“第三類接觸”……當然,這只是胡思亂想而已??脊殴ぷ髡邊s知道,這三件縱目人面像雖然奇特,卻完全符合蜀地神話半信史中初代蜀王“蠶叢縱目”的描述,這三件縱目人面像間接證明了神話中的首代蜀王蠶叢并非虛構,很可能是確有其人,后來還被古蜀人代代祭祀。當然,縱目的生長方式違背人類生理常識,學者認為這應該出自古蜀從蠶叢部落延續下來的一種對神靈的想象和崇拜,可能源自《山海經》中提到的燭龍,也可能是一種綜合了千里眼和順風耳的“神、鬼、人的集合體”,并非是真有這種長相異形之人。

        除了這三件最受人關注的人面像之外,考古人員在三星堆共發現了21件青銅人面像(1號坑1件,2號坑20件,其中完整者14件)。1號坑出土的人面像較小,高僅7厘米,寬9.2厘米,風格簡樸,外形也較簡單,大約是比較早期的產品。2號坑出土的人面像不僅數量眾多,形體也遠大于1號坑的,最大者高40.3厘米、寬60.5厘米,小者也高15.2厘米、寬19厘米,其中,有些人面像眉部和眼部涂有黑色顏料,唇部涂有紅色顏料,看上去更加生動。除此之外,考古工作者還在2號坑發現了9件用淺浮雕方法鑄成的青銅獸面像。這些獸面像長眉直鼻,擁有碩大的眼珠和闊長的大嘴,頭側有角和尖而下垂的耳朵,看上去就像不知名的野獸。

        這些人面像到底有何用處?有專家推測,這可能是面具。古時面具又被稱為“魌頭”,在《周禮·夏官》中就有“掌蒙熊皮,黃金四目,玄衣朱裳……以索室驅疫”的記載,可見祭祀時戴或使用面具進行通靈祈禱是一種中原傳統,結合其出土于祭祀坑的事實,此說不無道理。三星堆中的人面和獸面像,很可能正是受中原文化影響。

        青銅人像群透露出的神權社會

        出土于三星堆2號祭祀坑中的青銅立人像,可以說是三星堆出土文物中最為高大精美的文物之一。這尊人像極為高大,連同基座高達2.62米,重達180公斤,不僅在中國極為罕見,就算是放到世界古文明中也獨樹一幟。這尊人像體形細長,腿部有腳鐲,赤足站立在一個由四個龍頭支撐的方形底座上。人像濃眉大眼,頭戴一頂刻有象征太陽的蓮花花紋冠冕,身著龍紋左衽長襟。讓人驚訝的是,這尊人像的一雙手臂大得出奇,完全和身體不成比例,而且姿勢也非常別扭:雙臂環抱在胸前,雙手中空呈持物狀。在2號坑中還出土了一尊姿勢和青銅立人像類似的人物殘像,該像原件已被破壞,殘高僅40厘米左右,但雙臂姿勢,雙手的握孔和青銅立人像如出一轍,除此之外,其頭部的冠冕極為夸張,兩側有長大的獸耳,正面方形巨口和象鼻一般卷曲的裝飾物。

        這兩尊人像手中所持之物到底是什么?或許在2號坑中出土的一個青銅神壇能給人們線索:在神壇上鑄有大小兩種人像,大者手握一瑞芝祥草,小者則手持前端呈禾芽狀的玉璋??磥?,這兩尊人像或許就是手持此物,而他們高大的形體和冠冕,必然是其地位顯赫的象征。這恰恰也在出土人像中得到了驗證:在三星堆祭祀坑中還出土了多尊跪坐人像,和青銅大立人相比,這些跪坐人像小得可憐,最典型的跪坐人像通高僅13.3厘米,這尊人像頭戴平頂雙角冠,左腿彎曲,右腿單膝跪地,手按腹部,很像是在恭恭敬敬地向青銅大立人跪報,而在跪坐人像中有一尊明顯地位低下,身穿右衽短衣,下身穿著犢鼻褲,顯然只是奴仆。

        除此之外,考古工作者還在兩個祭祀坑中找到57件青銅人頭像。這些人頭像一般高40到50厘米,最小的一件僅10余厘米,造型比較一致:鼻子高大,嘴咧到耳根,眼睛呈斜三角注視下方,顯得神態莊重。不過,這些青銅頭像的頭部卻各有特色,有的是光禿禿的圓頭,有的是平頂;有的人頭像戴著回紋頭冠,另一些戴著兩角向上翹起的頭盔,還有的像是將頭發編成辮子盤在頭上。這些青銅人頭像無一例外底部都被澆鑄呈V字形狀,顯然是為了方便插入,所以專家推測,這些頭像有可能是配合木制或泥塑身軀,也有可能是直接插在土臺或祭壇上使用。

        正是這些不同形狀的青銅人像和人頭像,向人們透露了古蜀國的一絲信息:這個文明很可能是一個已經產生了階級分化的神權社會。古蜀王或許就如那尊青銅大立人一樣,不僅在古蜀國擁有超塵拔俗的地位,還在祭祀中負責祈福、禱告,集王權和神權于一身,而其他貴族只能在一旁跪著稟告,還有些奴隸只能打下手。而如此多祭祀用頭像則透露出,在古蜀國人們重視祭祀的程度,一點不亞于中原的殷商。不過,從遺址中未發現人類犧牲痕跡來看,他們大概是用這些青銅頭像人像代替了血腥的人祭吧。

        偶然中發現蜀文化的生長點

        位于成都平原西北的廣漢毗鄰成都,古稱漢州。在離城區西3.5公里處有一個三星堆村。這個名字來源于當地有三個長約兩三百米,呈圓丘狀的黃土堆,突兀地矗立在當地平原之上,遠望如夜空中一字排列的三顆星,故而得名三星堆。在三星堆的背面,隔河相望的月亮灣(今真武村)另有一個月牙狀臺地,兩處恰好形成“三星伴月”狀,被當地人譽為“漢州八景”之一。

        1929年春,家住月亮灣附近的農民燕道誠因為天旱,打算和兒子一起將自己田地附近的一條淤塞的小溪淘浚一下。正當父子倆在這小溪之中掏挖淤泥時,突然挖到一個堅硬的石環,大吃一驚的父子倆費力揭開石環,發現下面是一個土坑,里面裝滿了各種玉器。自覺掘到寶藏的燕家人在驚喜之余不敢聲張,將其掩埋回去,等到夜深人靜之際才全家老小一起出動,將這一坑玉石全部運回家中。嘗到甜頭的燕道誠在隨后一兩年間又在附近四處挖掘,試圖再撞到好運挖出財寶。

        不過,燕道誠的好運顯然是用完了,這次他不僅一無所獲,而且父子兩人還大病一場,差點死去。這場大病讓燕家人深信是因為他們挖走地中寶藏,觸犯了風水寶地的報應,便不敢再進行挖掘,還抱著“破財消災”的想法將玉器廣為分送。

        不過,也正是因為他們這種迷信的行為,使得三星堆沒有遭到破壞性挖掘,更讓廣漢有大量玉器出土的消息不脛而走,引起當地古董商的注意。經過一番炒作,“廣漢玉器”成為成都古董市場的新寵,在社會上炒得沸沸揚揚,由此也引起了學界的關注。

        最先對三星堆玉器產生學術方面興趣的,是一個正在當地傳教的英國牧師董篤宜。他從當地農民口中了解到燕氏父子挖掘出玉器之后,立即意識到其中的考古價值,便托當地駐軍軍官借來5件玉石器帶回成都,交由華西協合大學美籍教授、地質學家戴謙和鑒定。戴謙和在看過之后,認為很有價值,立即親赴廣漢對出土遺物的地點進行了初步考察。不過由于時局動蕩,直到1934年,才由時任華西協合大學博物館館長的美籍教授葛維漢出面,會同當地縣長羅雨蒼對三星堆進行了第一次考古挖掘工作。不知道是不幸還是萬幸,由于當地匪患嚴重,因此整個挖掘工作只進行了十天便匆匆結束,葛維漢等人這次考察發現了一些陶器、玉器和石器,并沒有發現那些埋藏在三星堆下的古蜀文明重寶,使得這些國寶借此逃過了戰亂和流失海外的風險。

        雖然此次考古工作時間短暫,卻是三星堆乃至整個古蜀文明考古挖掘的先聲。事后葛維漢在《漢州發掘簡報》中富有先見之明地認為:“我們考慮廣漢文化下限系周代初期,大約公元前1100年,但更多的證據可以把它提前一個時期。”與此同時,參與此次三星堆考古工作的林名均特地給旅居日本的著名歷史、考古學家,同樣是蜀人的郭沫若寄去全套資料。郭沫若在研究之后,興奮地回信指出:“如果將來四川其他地方又有新的發現,它們將展現出這個文化分布的廣闊區域,并且肯定會提供更多的可靠的依據。”毫無疑問,此時這些考古大家們都已經預感到,三星堆就是他們一直等待的,揭露古蜀文明真相的關鍵所在。只待時機成熟,他們就能將這座寶庫從沉睡中喚醒,讓世人一覽上古蜀地的風采。

        打開古巴蜀文化的寶藏庫

        1980年到1981年,四川省博物館田野考古隊經過數月準備,對三星堆遺址中部東側1200平方米范圍進行了大規??脊磐诰?,發現房屋遺跡18座、灰坑3個、墓葬4處,挖掘出玉石器110多件、陶器70余件以及陶片10萬余,確定陶器種類有豆、罐、盆、杯、碗、壺、勺等,石器種類有錛、鑿、錐、矛、刀、杵等。更重要的是,考古工作者在此處不僅發現了具有濃厚蜀地特色的房屋(“木骨泥墻”,并有穿斗夾壁的廳堂),還初步確定了三星堆遺址東、西、南三條筆直走向的土埂是人工疊筑而成,可能是城墻遺跡。至此,人們已經意識到,在三星堆發現的這個文明遺跡,是“一種在四川分布較廣的、具有鮮明特征的,有別于其他任何考古學文化的一種古文化”,并將其命名為三星堆文化。中國著名考古學家蘇秉琦對三星堆高度評價道:“蜀文化的生長點,就在這里。”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1986年廣漢三星堆出現震驚世界考古大發現——1號和2號祭祀坑,既是一種必然,也是略帶運氣的偶然。說必然,是因為從20世紀30年代發現三星堆以來,中國的考古工作者就長期關注此地,進行了多次勘探開發,特別是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有關部門調集考古團隊,對三星堆進行長達20年持續性的研究和發掘。另一方面,這次發現的確有點運氣成分:1986年3月到6月,四川大學考古系、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三星堆工作站組織一次大規模的發掘,揭露面積達1325平方米,為歷年之最。但在這次聯合發掘中,考古工作者沒有找到祭祀坑,反倒是工作剛結束不到一個月,被當地磚廠工人給發現了。

        據當事人回憶,三星堆1號祭祀坑是被當地南興二磚廠的工人楊遠宏、劉光才發現的。7月18日這天上午,他們倆挖黏土時,突然聽見傳來清脆的破損聲,發現土中一枚墨綠的玉璋被手中鋤頭攔腰擊斷,兩人停下仔細觀測,發現這似乎是一個土坑的邊緣,坑中密密麻麻還有很多器物。由于考古工作隊長年駐扎當地,這兩位工人也大致了解保護文物的重要性,立即向留守人員匯報。大喜過望的考古工作者立即趕往現場。即便有了心理準備,等這些工作人員抵達時,他們還是被出現在祭祀坑中的寶藏給驚呆了。

        如今,距離1986年三星堆1、2號祭祀坑的發現已經過去35年。幾代考古人及研究者對遺址遺存及出土器物等相關問題,進行了一系列深入的研究與探討,為揭開古蜀文明的神秘面紗,提供了豐富的資料,在解決了古蜀文明一些疑問的同時,也提出了更多的問題。

        目前,三星堆4-8號祭祀坑的發現與發掘再次震驚世人,更多國寶重器陸續出土。 (來源:國家人文歷史)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新聞

        97人妻无码视频在线一区_人人妻人人澡人人爽人人正品_久久亚洲精品无码Av香大香_69堂在线观看线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