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w7vet"><ins id="w7vet"><ol id="w7vet"></ol></ins></video>
    <video id="w7vet"></video>
    1. <video id="w7vet"><input id="w7vet"></input></video>
    2. <video id="w7vet"><ins id="w7vet"></ins></video>
    3. <video id="w7vet"><input id="w7vet"></input></video>
    4. <video id="w7vet"></video>
    5. <video id="w7vet"><ins id="w7vet"></ins></video>
          <video id="w7vet"></video>
        <wbr id="w7vet"><ins id="w7vet"></ins></wbr>
        海東日報首頁

        古老歌謠的闡釋——《阿干之歌》

        2023-06-05 11:38:10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賈一心

        關于《阿干之歌》,有人認為是清朝乾隆時期隴上詩人吳鎮根據史料和傳聞補寫的。土族學者則一致認為,“吐谷渾西遷后,其弟慕容廆思念他,作《阿干之歌》,是遠在晉武帝太康已酉年(即公元289年)也就是一千七百多年前,土族先民之一的吐谷渾中流傳著一首感人肺腑的歌《阿干之歌》。”雖然,《阿干之歌》的族屬難以確認,但其內容與吐谷渾西遷的史實有關則是無疑的。至少它反映出,或者說通過口頭傳承印證了吐谷渾西遷的史實。而且,作為一種社會記憶與社會傳承它成為土族社會群體全體成員社會生存經驗的總結。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對《阿干之歌》的闡釋還是有必要的。

        《阿干之歌》在有關典籍中只載有歌名而沒有歌詞。后來,有人從1948年出版的陳澄之先生編撰的《伊犁煙云錄》中發現了歌詞:

        阿干西,我心悲,阿干欲歸馬不歸,為我謂馬何太苦?我阿干謂阿干西。

        阿干身苦寒,辭我土棘往白蘭。我見落日不見阿干,嗟嗟,人生能有幾阿干?

        為了便于我們的說明,讓我們具體來看看這首歌謠傳達給我們的基本信息。

        1.“阿干西,我心悲。”“阿干”,鮮卑語,“兄長”之意。在整個歌謠中,重疊達7次。顯然是歌謠中所描述事件發生的主體,也是歌謠中抒情的對象。“西”,方位名詞。在這里,活用為動詞,指向西移動,即西去。它暗含著離開原來生活的地方而前往西方這樣一件事情。“我”,第一人稱稱謂。聯系“阿干”,我們推測,應該是指阿干的弟弟,也就是發出思念之情和有感而發的人。“心”,內心。根據傳統詞語使用的慣例,這里指人的內心、人的精神世界,即情感。悲。人的基本情感形態之一。與喜相對。

        至此,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相對較為完整的敘述:(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哥哥要離開故土,前往西方,于是,弟弟非常傷心。

        2.“阿干欲歸馬不歸”,“阿干”,再次重復。“欲”,“想”之意,處于動作萌芽狀態,即在意識中有做的愿望和想法,但在實際中還未開始實施。“歸”,指返回。聯系前文可知,哥哥西去,原本是要返回故地。“馬”,畜養動物之一種,為牧業生產的主要對象,也是游牧民族主要的交通工具。“不”,否定,加在“歸”的前面,進一步強調“不返回”。“歸”,重復,并置造成人歸與馬不歸的矛盾對立。

        這一句是說:哥哥想要返回故地,但與牧業生活緊密相關、與人朝夕相處的馬卻不返回。

        3.“為我謂馬何太苦”,這一句的意義不甚明了。似乎以無奈的語氣埋怨哥哥,既然不愿意回來,也沒有必要用心良苦的以“馬不歸”為借口。

        4.“我阿干謂阿干西”,再次重復,突出,是阿干不返回而不是馬。并與前文呼應,進一步強調西去的不可挽回。

        5.“阿干身苦寒”,“阿干”再次重復。“身”,指身體,“苦寒”,艱苦、寒冷,意為阿干身處惡劣、艱苦的環境。

        6.“辭我土棘往白蘭”,“辭”,告別、辭去。“土”,土壤、泥土、本地、鄉土。“棘”,酸棗樹名、有刺植物的總稱。“土棘”并聯,意義不明。“白蘭”,應指歷史上存在過的“白蘭國”。根據李文實先生考證,“其地大約在當今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境內,大致包括瑪多、瑪沁、甘德、達日、班瑪及久治各縣的一部或大部”。

        7.“我見落日不見阿干”,這是這首歌謠中唯一一句和景色有關的詩句。“見”與“不見”的矛盾說明了歌者內心極其復雜的心理活動。落日、夕陽對任何一個民族來說,都蘊藏著無窮無盡的日暮情思,有著不可替代的情感象征。

        8.“嗟嗟”,感嘆詞。

        9.“人生能有幾阿干?”人生是有限的,和自己血緣相連的親屬也是有限的。這句蘊含著理性的呼喊,表達出歌者內心強烈的愧疚和深厚的思念之情,并給予后來者以深刻的警示。

        通過以上單句的說明,我們對這首歌謠有了初步的、基本的認識:這首歌謠,言簡意賅,曉暢明白、節奏鮮明。全篇56字,10行,上下兩節。結構相似,敘述、抒情與議論并存。那么,這首歌謠究竟想要說明什么?是敘述的、抒情的?抑或是議論的?它們之間的關系如何?歌謠的意義、價值以及目的是什么?

        這首歌謠具有很強烈的抒情色彩,這是不容置疑的。“然而我們不能不承認原始民族的抒情詩含有許多敘事的元素”,就整個詩篇來看,“阿干西”一句是高度概括和至關重要的,它在文本中不但有著提綱挈領的作用,也是后來一系列事件發生的起點,而且也是情感生發的原點。正因為如此,歌謠伊始就開宗明義地指出,“阿干西”。“阿干西”作為已經發生的事實,作者在這里并沒有給我們交待阿干西的整個過程,也沒有說明阿干西去的理由或原因,換句話說,作者在這里所強調的或者說凸現的是“阿干西”這一事實的結果,而不是過程。其目的就在于展示自身對這件事的態度——悲傷。既然,悲傷由此而生,那么,消除悲傷產生的根源,也就可以化解內心的悲傷。問題是“阿干欲歸馬不歸”。這一句是非常有意味的。作者將“阿干欲歸”與“馬不歸”并列放在一起,從而形成一種語義上的矛盾。表面看,阿干似乎在內心還是愿意返回的,但與之朝夕相處的馬卻不愿意返回。究其實質,這只是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因為我們都知道,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人對故土有著難以割舍的情結,即使身處他鄉,也是“明月千里寄相思”“斷腸人在天涯”,何況“老馬識途”。顯然,是阿干自己根本就不愿意回歸,也就是說,阿干的西去,并不是一時的沖動,而是內心壓抑已久,最終不得不實施的行為。所以,即使有人勸阻,他也婉言謝絕,堅持西去。接下來的“阿干身苦寒,辭我土棘王白蘭”,不過是西去的另一種說法。從技巧上來講,是為了強調西去。“我見落日不見阿干”一語,思念之情不言而喻。“落日”作為一個意象,一個原型,無論是在時間意義上,還是在空間的意義上,都蘊含著豐富的文化和象征意義,凝聚著中華民族濃重的日暮情思。“在黃昏的時間憂懼里,一方面人們回味著依戀著以往之‘生’,一方面又恐懼著悲哀著未來之‘死’。這樣就使人類情感世界的依戀與悲傷、壯烈與沉靜、此在與彼在、未來與往昔都興會于白日西傾夜色漸濃的黃昏時刻,顯示出黃昏時間意義的悲涼。”而“夕陽從東至西的歷程完成從熱烈向上向虛清沉靜的轉化,這與人從充滿熱烈的青春年華走向靜穆的晚年的生命結構相吻合。其次,是心靈的感悟升華,即黃昏在文化的象征形式里曾引起生命短暫的感喟,而夕陽的審美又淡化了生命的悲涼,因此當黃昏生命的體驗在夕陽美學里再度表現出來的時候,就獲得了靜謐溫馨的意味。”日暮殘陽時間意義上的悲傷與空間意義上的溫馨,構成了黃昏意象內蘊的深刻對立。正因為如此,《阿干之歌》的歌者,面對夕陽,回憶往事,“悵然吟式微”,無不感慨地發出蓄積已久、難以遏止的情感之思——“人生能有幾阿干!”

        “嗟嗟”。用聞一多先生的話說,“感嘆字是情緒的發泄,實字是情緒的形容、分析與解釋。前者是沖動的,后者是理智的。由沖動的發泄情緒,到理智的形容、分析,解釋情緒,歌者是由主觀轉入了客觀的地位。”這一精辟的見解非常適合于對這段文字的解釋。從前文的解釋和說明中,我們可以看到,歌者在反復的詠嘆中,不斷請求哥哥,希望哥哥能夠返回故里。這種情感的延宕、綿長浸透于字里行間。隨著文字的鋪排,情感一步一步升華和凝聚,自然發展、積淀為理性的曙光。也說明歌者,的確是由最初的主觀情感抒發,轉為客觀的理性思考,使得這首歌謠擁有了更深層的含義??傊?,這首歌謠,以敘事為本,情感為干,議論為實,三者緊密相連,鋪陳寫意,充分表達了歌者內心愧疚、思念的情感世界以及由這一精神世界凝聚而結晶的人生經驗。

        既然如此,這首歌謠所顯示出來的意義與功能也就不能簡單地停留在文本的一般意義上。筆者以為詩歌中的敘事一方面是出于情感表達的需要,是情之所至;另一方面它同小說一樣,“敘事就是作者通過講故事的方式把人生經驗的本質和意義傳示給他人”。本文的敘事,雖然沒有小說、故事般的情節開展,但從文本反復詠唱的“阿干西”和口頭傳承來說,其中的敘事卻有著歷史記憶和人生經驗的功能與價值。

        我們知道,在對文學本體性的探討中,“詩言志”被稱之為“開山綱領”,聞一多先生在研究中就認為“志有三個意義:一是記憶,二是記錄,三是懷抱”。除去“懷抱”這一含義,“記憶”“記錄”都意味著記載,從而使文學具有了歷史的功能。換句話說,無論是口頭書寫,還是文字書寫,都有著歷史記憶的功能。在這個意義上,少數民族文學,尤其是在沒有文字書寫的少數民族中,口頭書寫是非常重要的記憶工具和歷史載體。因此,《阿干之歌》作為土族先民比較早的一首歌謠,歌中反復詠唱的“阿干西”,在一定程度上,記載、反映了歷史上曾經發生的事實。

        “阿干西”,據《冊府元龜》記載:“河南王者,首先出自鮮卑慕容氏。初,慕容洛干有二子,庶長曰吐谷渾,嫡曰若洛廆,洛干卒,廆嗣位,吐谷渾避之,西從上隴,度桴罕,出涼州西南,至水而居之,地在河南,故以為號”?!稌x書》亦記載:“吐谷渾慕容廆之庶兄也,其父涉歸分部落一千七百家以隸之。及涉歸卒,廆嗣位,而二部馬斗廆怒曰:‘先公分建有別,奈何不遠離,而令馬斗’!吐谷渾曰:‘馬為畜耳,斗其常性,何怒于人!怪別其易,當去汝于萬里之外也!’于是,遂行,廆悔之,遣其長史那樓馮及父時耆舊追還之。吐谷渾曰:‘先公稱卜筮之言,當有二子克昌,祚流后裔。我卑庶也,理無并大。今因馬而別,殆天所其守,諸君試驅馬令東,馬若還東,我當相隨去也。’樓馮遣從者二千騎,擁馬東出數百步,輒悲鳴而西。如是者十余輩,數馮跪而言曰:‘此非人事也’,逐止。鮮卑謂兄為阿干,廆追思之,作《阿干之歌》。歲暮窮思,常歌之。”這兩段歷史文獻資料,從文學批評的角度看,不但告訴了我們《阿干之歌》創作的歷史背景,也使我們對文本本身的理解有了更深的認識與把握。從歷史資料中,我們知道了兩位主人公的名字、身份、地位、種族和血緣關系,還有西去的原因以及其一些緊密相連的事件。而這一點正是歷史書寫與文學書寫最大的不同之處。一個重在記錄,一個重在抒情。所以,我們說《阿干之歌》雖主旨是在抒情,但由于文學本身所具有的記憶功能,從而使它記載了阿干西這一歷史事實,即使是不完整的。

        其實對很多民族來講,早期的文學文本,在一定程度上的確體現著歷史的功能。他們往往通過神話、傳說、故事和歌謠等記錄著本民族的歷史發展,并借助不同的場合,將其不斷地講述與傳唱,使民族的歷史或在神圣、莊嚴的宗教場合,或在歡快、愉悅的喜慶氛圍中傳達。神話、傳說自不待言,僅以歌謠為例,可見一斑。

        云南楚雄彝族流傳一首《攆山歌》,歌中這樣唱道:

        追麂子,

        撲麂子。

        敲石子,

        燒麂子。

        圍擾來,

        作作作!

        “這首狩獵歌,對語言的錘煉可以說到了精益求精的地步,全詩只有短短的十八個字,而且全是三字句,連用六個動詞,概括了六個不同的場面和內容,再現了彝族先民獵麂子到享用的全過程。”再如,苗族古歌《男孩做“媳婦”》。這首古歌講在古代的時候,男娃娃是要嫁入女方家的,但因為女娃娃貪吃,所以,后來才改為女嫁男。研究者認為是古代蒙恰苗人“男嫁女”習俗的一種表現,是以女為主向以男為主婚姻轉變的理解,是食物獲取方式向體力型轉變的影像。不用贅言,我們已經很明確的感覺到,文學書寫不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們曾經擁有過的社會生活,而且在書寫的過程中,既承載了人類美好的情感,也留下了歷史的文明碎片。

        當然,《阿干之歌》的意義,不僅僅是情感的書寫和歷史的記憶,它還在于將人生的生存經驗傳達給后來者,避免重蹈覆轍。我們之所以這樣說,首先是因為歌者最后的感慨之嘆——“人生能有幾阿干!”,這一升華之筆、反思之眼;其次是,在吐谷渾歷史上著名的“阿才遺教”的故事。雖然,我們不能完全確定,阿干西去的歷史經驗與阿才遺教有著必然的聯系,但至少,我們可以確定在這個民族中,兄弟關系的處理,對本部落而言有著不可小視的重要意義。

        遠在公元424年初冬,吐谷渾第九位國王阿才病重,生命岌岌可危,于是,召來子侄等20人,沉痛地說道:“先公(指樹洛干)臨終舍其子拾虔、拾寅,而以大業交我,我今日豈敢忘記先公之舉而將大位傳給我的兒子緯代(即緯世)?應傳位于慕璝(烏乞提之子,同母異父弟)。又對其子緯代兄弟20人說:你等各拿我一支箭折之。他們遵命折之。又命同母弟慕利延(慕璝同父弟)取一支箭折之,他也遵命折之。再命慕利延取一束十九支箭折之,慕利延用力,折不斷。這時阿才言道:你們知道嗎?‘單則易折,眾則難摧,勠力一心,然后社稷可固’,言訖而終。這則垂誡子侄后人要加強團結,勿內訌內亂,以鞏固國家政權的遺教代代相傳,遺教久遠。”

        一個民族的歷史上有如此性質相似事件的記載,就充分說明該事件的發生對這個民族的歷史發展有著深刻的影響。對于來自社會生活,表達人的情感的文學來說,更是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將這些事件傳播于世,使后來者在聽、說、講、唱中,緬懷祖先,感慨人生,在回憶與反思中,以史為鑒,完成歷史的承繼,民族的延續。因為,“‘對口頭文學的知覺通常是集體性的’即便是在形式上可以為一個人‘個別’地接受,在接受者意識系統也‘包括含著趨向集體性的某種審美心理動機’”。所以,無論是歌謠《阿干之歌》,還是故事“阿才遺教”,它們都作為一種歷史記憶、民族記憶,將情感與經驗沉淀在民族的歷史長河中,以形象垂示后人,以情感教育后人。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97人妻无码视频在线一区_人人妻人人澡人人爽人人正品_久久亚洲精品无码Av香大香_69堂在线观看线无码视频